[富凯IPO财经]

富凯IPO财经
生产有价值,有深度内容。
富凯IPO财经-ipo研报,科创板最新动态,股市动态。

齐鲁银行展期贷款迅速恶化神秘公司低价接盘不良贷款幕后疑点重重

更新时间:2021-01-22 07:55点击:来源:富凯IPO财经作者:宋旭光

本文系富凯IPO财经解读公司第428期,齐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鲁银行”)

内容:宋旭光
排版:孙   恒

富凯IPO财经此前发布的《齐鲁银行IPO背后,凸显出山东制造业的整体垮塌》文章中,通过拟上市的齐鲁银行的公开数据,指出其不良突增背后,彰显出山东省制造业的尴尬。当然,这或许不能太多责怪齐鲁银行,毕竟“覆巢无完卵”,凭借齐鲁银行一己之力也难以抵挡地区经济下滑的窘迫。

当然,也不能说齐鲁银行就是一个优质的银行,在本期文章中,富凯IPO财经继续带领大家详细“观瞻”齐鲁银行自身数据中的诸多疑点。

疑点一:第一大股东是澳洲银行是否会受到中澳关系影响?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股东信息,齐鲁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是澳州联邦银行。不用富凯IPO财经细说,想必大家也都了解,目前中澳关系非常敏感,中国对于中澳贸易的限制也越来越多,在此背景下,是否会影响到金融领域的合作?是否会影响到齐鲁银行的资本结构稳定性?富凯IPO财经认为,这是值得投资者关注的。

疑点二:展期贷款是否显示出贷款质量快速恶化?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齐鲁银行的展期贷款增加非常迅猛,2019年上半年展期贷款余额已经高达34.65亿元、相比2018年末增长了70%以上,而在2016年末展期贷款还仅为5.24亿元、短短3年间就暴增了近6倍。

不仅如此,单从展期贷款的迁徙情况来看,2018年末的次级和可疑两个分类金额分别为4.02亿元和0.13亿元,而在2019年上半年末单是可疑类展期贷款就高达4.1亿元,这指向2018年末的次级类展期贷款几乎全额迁徙到了可疑类。

类似的还有2018年末的正常、关注类展期贷款余额分别为8.1亿元和7.72亿元、合计仅为15.82亿元,而在2019上半年末单是关注类展期贷款就多达19.52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齐鲁银行在2018年末的正常类展期贷款,全部迁徙到了关注类,且在2019上半年的部分新增展期贷款直接就被划归至关注类。展期贷款的数据变化背后,同样显示出贷款质量快速恶化。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齐鲁银行招股书

疑点三:不良贷款转让的“接盘侠”是否正常?

根据招股书第122页披露的不良资产转让信息,齐鲁银行在2019上半年发生的最主要3笔不良资产转让,两笔的接盘方是“莒县国盈新能源有限公司”,转让价格都在此项资产账面净值的50%以下。那么,此项资产转让定价是否合理?,定价原则又是怎样的?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齐鲁银行招股书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以前年度不良资产转让数据,几乎没有出现了转让价格低于账面净值的情形,这也凸显出“莒县国盈新能源有限公司”低价接盘齐鲁银行不良贷款,背景并不简单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莒县国盈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该公司的股东“莒县国有资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则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另据《裁判文书网》显示,“莒县国盈新能源有限公司”在2019年6月向渤海银行济南分行借款7574.4万元,分别用于偿还“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山东海右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在渤海银行的贷款本金;但上述贷款到期后,国盈公司并未予以偿还

同时,渤海银行还在起诉书中提到,“莒县国盈新能源有限公司”的三家股东均无实缴出资,那么,该公司用于收购齐鲁银行不良资产的资金是从何而来?是否与套用渤海银行的7574.4万元贷款资金有关

对此,富凯IPO财经表示极度怀疑,“莒县国盈新能源有限公司”仅是一家被用于转贷的壳公司。当然,幕后的实际控制人,或者说实际受益人又是谁?这将是一个很大的谜团

免责声明:本文为,[富凯ipo财经]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转载必究。本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三方机构公开信息、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富凯IPO财经】原创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文内容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富凯IPO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如内容侵权请联系小编。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