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凯IPO财经]

富凯IPO财经
生产有价值,有深度内容。
富凯IPO财经-ipo研报,科创板最新动态,股市动态。

东箭科技:未上市先踩商誉雷,主营产品销售已垮塌

更新时间:2020-10-25 18:24点击:来源:富凯IPO财经作者:宋旭光

本文系富凯IPO财经解读公司第290期,本期关注广东东箭汽车科技股份有公司(下称“东箭科技”)。

ID:ipofinance

作者 | 宋旭光

​编辑 | 李浩楠

校对 | 孙   恒

广东东箭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汽车智能、安全、健康、个性化定制等提升汽车驾乘体验的科技公司,主要从事车侧承载装饰系统产品、车辆前后防护系统产品、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车顶装载系统产品及车辆其他系统产品的工业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

 

本次发行前,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马永涛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公司本次发行前45.3685%的股份。本次发行后,马永涛持有发行人的股权比例将有所下降,但仍然处于控股地位,对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决策能够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公司各组织机构不能有效行使职责,内部控制制度不能有效发挥作用,则实际控制人可能会通过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财务决策的控制,而导致出现不利于其他股东或投资者的情形。因此,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控制不当的风险。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企查查

 

富凯IPO财经发现东箭科技在募投项目保守,东箭科技本次募投资金主要用于产能扩张。不过,富凯IPO财经注意到,近年来公司产品产能利用率较为稳定,保持在八成左右,募资新增产能或存过剩风险。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东箭科技招股书

 

从本次募资的分配来看,九成用于智能制造升级项目。该项目拟投资总额为 4.52亿元,主要用于建设厂房及配套宿舍设施, 购置先进的生产和检测设备,其中建筑工程费 2.54亿元(含土地使用费约 5300 万元)、设备购置费1.12亿元。在该项目正常建成达产后,将年产车侧承载装饰系统产品37.88万件、车辆前后防护系统产品29.11万件、车载智能机电系统产品37.02万件、车顶装载系统产品4.05万件、车辆其他系统产品0.7万件。

 

这相当于,在公司现有主要产品的产能基础上,募资扩产分别新增了32.38%、41.59%、185.10%、31.15%的产能。不过,富凯IPO财经特别提示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近年来公司主要产品销量并未大幅增长。此外,产能扩张近两倍的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的销售额还出现了下滑趋势。如下表所示,2018年公司主要产品销量增长率分别为7.62%、9.17%、14.69%、-7.33%。同时,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的销售额增速同比下降了0.91%。这不得不让人担忧,一旦公司募资产能销售不及预期,或将为公司埋下产能过剩的隐患。

 

对此,公司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产能扩张的风险,“项目达产后,公司仍存在由于市场需求变化、竞争企业产能扩张等原因而导致的产品销售风险”。

 

如此看来,公司的扩产需求似乎并不迫切,仅以此为由谋求上市恐难以说服发审机构。不止如此,富凯IPO财经还发现,公司有足够能力腾挪资金,进行上述募投项目建设。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东箭科技招股书

 

另外,富凯IPO财经发现东箭科技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38,560.62万元、37,355.93万元、31,048.47万元和32,426.83万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3.03%、32.96%、29.75%和28.79%,公司应收账款金额及占流动资产比例相对较高。报告期各期,公司对账龄较长且无法收回的应收账款进行了核销,核销金额分别为114.65万元、588.09万元、617.10万元和85.90万元。若客户经营状况或资信情况出现恶化,而推迟支付或无力支付款项的情形,公司将面临应收账款不能按期收回或无法收回从而发生坏账损失的风险,将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东箭科技招股书

 

此外,令富凯IPO财经感到不解的,不止公司的募资必要性,还有上市前夕子公司“突击收购”行为。2018年,中科华瑞净利润仅为74.05万元,处于微盈状态。湖南梓唯因前期市场开拓进展相对缓慢,2017—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5.15万元、239.8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20.01万元、-607.09万元。此外,因业绩增长不及预期,2018 年东箭科技还对收购湖南梓唯形成的商誉计提了414.34 万元的减值准备。

 

既然标的业绩表现并不出色,为何广东维亿还要接连收购两家呢?更令人生疑的是,收购方与被收购方的成立日期相当接近。招股书显示,广东维亿成立于2016年11月4日,注册地在佛山;中科华瑞的成立日期为2016年11月11日,注册地在北京;湖南梓唯成立于2016年11月17日,注册地在湖南。不足半月之内,这三家公司分别在三个地点先后成立。同时,在广东维亿成立一周后,就先后发起了对中科华瑞以及湖南梓唯的股权收购行为。而中科华瑞、湖南梓唯则分别于成立之后一周左右的时间被收购。

 

即便是在同一个注册地的公司,收购起来也要花费一些时间对标的进行考察,何况还是异地运营的呢?如此快速的收购节奏,不得不令人怀疑双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免责声明:[富凯ipo财经]原创文章,转载必究。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内容侵权请联系。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