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凯IPO财经]

富凯ipo财经
坚持生产有价值,有深度的内容
富凯ipo财经-ipo研报,科创板最新动态,股市动态

甘源食品IPO:新股东突击入股 资产负债高于同业 竞争力前景堪忧

更新时间:2020-03-16 16:35点击:来源:富凯IPO财经作者:宋旭光

本文系富凯IPO财经解读公司第22期,本期关注,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源食品”)。

 

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产品有瓜子仁、蚕豆、青豌豆、豆果、果仁、米酥、锅巴、麻花、江米条等近百种多品类休闲食品组合。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8年,甘源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7.08亿元、7.88亿元、9.11亿元。2017-2018年同比增长分别为11.22%、15.72%;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928.31万元、6,212.77万元、11,987.94万元,2017-2018年同比增长分别为26.06%、92.96%。

 

上市前突击引入股东

 

招股书显示,2018年8月15日,甘源食品股东严斌生、严海雁与领誉基石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彼时严斌生将其所持公司2.25%的股份计157.302万股以4500万元转让给领誉基石;严海雁将其所持公司0.25%的股份计17.478万股以500万元转让给领誉基石。领誉基石入股7个月后,甘源食品于今年3月底向证监会报送IPO申报稿。

招股书显示,2011年11月30日,甘源有限(系甘源食品前身)股东会曾决议,甘源有限股东由严剑、严景剑变更为严斌生、严海雁。当时的股东会同意严剑将所持有甘源有限70%的股权以3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严斌生,同意股东严景剑将所持有甘源有限30%的股权以1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严斌生。也就是说,当时严斌生花50万元就拿到了甘源有限100%的股权。

而股权转让事宜被证监会重点关注。首发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甘源食品补充披露增资及股权转让的原因、价格、定价依据,说明定价的公允性(尤其是2011年11月以及2018年8月的股权转让)。

甘源食品则在招股书中称,增资系领誉基石看好公司的经营情况、发展计划、行业前景以及团队,本次转让甘源食品整体估值20亿元,符合市场定价原则以及转让方预期,同时引入外部专业机构投资者有利于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资产负债率高于同业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甘源食品的资产总计分别为42,659.84万元、50,084.90万元、68,328.40万元、61,606.68万元,负债总计分别为17,567.16万元、15,436.54万元、27,692.09万元、22,515.25万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18%、30.82%、40.53%、36.55%。

而同期,可比5家同行业上市公司洽洽食品、盐津铺子、有友食品、养元饮品、西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平均值分别为34.79%、32.69%、28.93%、22.94%,经对比发现,甘源食品的资产负债率除了在2017年略低以外,其余三个报告期均高于同行,最高相差13个百分点,且其或高或低的数据也与同行业逐年递减的趋势不相吻合。

 

三年换三任财务总监

 

招股书披露,2016年初,甘源食品的财务总监为方明。2016年7月10日,甘源食品董事会聘任张铁强为财务总监,方明不再担任甘源食品财务总监,但招股书中并未解释其离职的原因。另外,报告期内的第二任财务总监张铁强还于2017年8月25日由甘源食品董事会聘任为董事会秘书,而身兼两大要职的他在甘源食品的任职时间也不长。2018年10月13日,甘源食品董事会聘任严海雁为董事会秘书,涂文莉为财务总监,张铁强不再担任发行人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招股书中仅解释其是"因个人原因辞职"。

财务总监对于一家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是拟上市公司,甘源食品在报告期内连续三年换了三位财务总监,特别是上一任的财务总监还兼任了董事会秘书,离任时间为2018年10月13日,这是在甘源食品准备IPO的关键时期,出现这一人员变动情况或存在较大影响。

 

两次质检不“过关” 

 

2014年,甘源食品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2014年度第二阶段19类食品及食品添加剂的监督抽检信息。甘源食品榜上有名,炒货和坚果食品抽检结果显示,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肉松味瓜子仁和蟹黄味瓜子仁抽检不合格。

2015年,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监督检查工作中发现“京安”牌太平果等15种食品不合格,其中就有甘源食品的蟹黄味瓜子仁。

两次食品抽检不合格均为其产品所含过氧化值超标。作为老牌零食商,更应该明白食品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供应商因食品安全屡屡受罚

招股书披露,2016-2017年,广州市金妮宝食用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妮宝”)是甘源食品的第一大供应商,是甘源食品2018年第五大供应商。2016-2018年,甘源食品向金妮宝采购棕榈油,采购额分别为5,393.87万元、5,135.4万元、1,694.72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13.13%、11.29%、3.48%。

广州市金妮宝食用油有限公司的食用调和油曾被广州市质监局列为不合格、食用大豆油曾被广州市食安办检测出食用油酸值超标;提供包装袋的安徽猛牛彩印包装有限公司在2016年因生产不合格的多层复合食品包装袋受到行政处罚;广东江大和风香精香料有限公司因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受到行政处罚……

供应商被“点名”导致很多消费者对甘源食品的产品安全提出质疑,但这会不会对此次IPO带来影响?

 

省级经销商虚假促销,甘源食品体系的混乱

 

招股书显示,甘源食品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经销商模式的营收占比分别为79.95%、80.57%、83.78%和83.29%,维持在80%左右,并且有小幅增长。而对应期间电商模式营收占比分别为14.67%、17.06%、14.24%和13.98%。

从毛利率看,电商模式毛利率仅2016年略高于经销模式,但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均低于经销模式。

企查查信息显示,从2018年到2019年,甘源食品与经销商之间存在多起纠纷,包括与遵义市开盛商贸有限公司、六盘水中山区保利商贸有限公司、黔西南州祥富商贸有限责任公司、金沙县华欣食品经营部、李照峰、李轶等。这些经销商的特点就是都属于贵州地区,起诉的原因都是甘源食品贵州省的销售人员推出大型团购活动,但在收到经销商付款后并不发货,故引起经销商大范围诉讼,要求退款赔偿。该案一审法院判定结果是甘源食品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这次团购会甘源食品解释为团购活动系张柯和杨某的个人行为,,但公司的经销体系却因此被业内质疑“混乱”。

 

而甘源食品的销售模式分为经销模式、电商模式和其他模式三种,其中经销商模式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95%、80.57%、83.78%;电商销售占比分别为14.67%、17.06%、14.24%。也就是说,甘源食品的主要营收均是依赖经销商完成。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影响公司经营业绩的重大诉讼事项,甘源食品并没有在招股书中进行详细的交代。

 

上述所言或是甘源食品问题中的冰山一角,此番冲击上市,甘源食品能否获得市场认可,富凯君《富凯IPO财经》保持关注。

 

免责声明:[富凯ipo财经]原创文章,转载必究。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内容侵权请联系:ipofinance#foxmail.com(#换@)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