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凯IPO财经]

富凯IPO财经
生产有价值,有深度内容。
富凯IPO财经-ipo研报,科创板最新动态,股市动态。

律师表示沃福百瑞存在互相利益输和虚假交易 千万金额异常如何产生?

更新时间:2020-09-07 23:33点击:来源:富凯IPO财经作者:宋旭光

 

 

本文系富凯IPO财经解读公司第196期,本期关注宁夏沃福百瑞枸杞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福百瑞”)。

富凯IPO财经(ID:ipofinance)

作者 | 宋旭光

编辑 | 李浩楠

沃福百瑞成立于2005年,主要从事枸杞种植、枸杞深加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包括枸杞干果、枸杞汁和枸杞深加工产品三大类,沃福百瑞有望成为A股成为“枸杞第一股”。

 

沃福百瑞的实际控制人为潘泰安、庞其艳和潘嘉钰。其中潘泰安、庞其艳系夫妻关系;潘嘉钰为潘泰安、庞其艳夫妇之女。一家人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发行人77.53%的股权。父亲潘泰安担任公司董事长,妻子庞其艳担任董事,女儿潘嘉钰担任董事、董事会秘书。

 

潘泰安堂弟潘国祥等人也在公司任重要角色,直接持有公司4.6%股份,并出任公司董事、总经理。除此之外,其他家族成员还是公司的重要供应商,如:潘泰安的堂弟潘太军、潘太宏、潘太山,潘泰安的堂妹夫田建国、康新宁均为沃福百瑞的供应商。本次拟向社会公众发行股票募集资金3.8804亿元,其中3.3804亿元用于枸杞深加工综合建设项目,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企查查

 

沃福百瑞的原材料枸杞鲜果则采取委托采购和直接采购相结合的模式,还存在向个人供应商采购枸杞干果的情况,且采购比例较高。具体来看,2017-2019年沃福百瑞向个人供应商采购枸杞干果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373.08万元、3326.13万元以及3602.07万元,采购金额分别占同期枸杞干果采购总额的比例达60.02%、43.62%、35.92%。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沃福百瑞招股书

 

更值得富凯IPO财经深思的是公司委托潘太军、潘太山、张伟、张治超4人,在中宁县设立多个收购站点向农户收购枸杞鲜果,且均能获得相应的劳务费。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4人合计劳务费达65.4万元、31.59万元。如此的委托采购方式,公司如何保障其中没有利益输送的现象发生?如此操作,就算沃福百瑞成功上市,未来投资者的切身利益该如何得到保障?这显然也是需要考虑与解决的问题。

 

北京某律所律师向富凯IPO财经表示:沃福百瑞在与个体工商户、个人的贸易往来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利益输送的问题,往来钱款基本都是转给个人,一种是现金方式一种是转账方式。该律师认为,沃福百瑞与个体工商户供应商之间可能存在利益输送的可能,比如实控人亲属或关联人等介入到沃福百瑞的采购环节,从表面很难查证,“这为沃福百瑞或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埋下伏笔,比如原材料的定价依据是什么?价格若发生变动依据又什么什么?具体到沃福百瑞个体户之间是否存在互相利益输送或者虚假交易?这种隐蔽关系也会使得审计人员很难厘清。

 

富凯IPO财经梳理销售数据发现,2017—2019 年,沃福百瑞海外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59%、85.59%、87.83%,该公司主要销售方式以海外出口为主。根据银川海关的统计数据,2019年1—5月,宁夏枸杞出口货值为9179万元,占全国枸杞出口总值的38.3%。该公司同期直接出口货值为6692万元,据此计算该公司产品出口货值占宁夏枸杞出口货值的比例约为72.91%,占全国枸杞出口货值的比例为27.92%。

  

不过,从客户结构看,该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2017—2019年沃福百瑞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5.21%、82.38%、85.11%。

 

其中,来自前两大客户美国Young Living、美国ABB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15%、49.01%、43.24%和18.19%、26.19%、36.25%,合计比重分别为61.3%、75.2%、79.5%,该公司前五大客户集中度高实质上是前两大客户集中度偏高。

 

当前,美国作为全球疫情核心暴发区域,终端市场消费需求受到影响,同时中美贸易壁垒增加也导致了宏观营商环境的不确定性,这些因素都会对大客户以及该公司自身业务量产生负面影响。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沃福百瑞招股书

 

富凯IPO财经从沃福百瑞这两年的存货构成数据分析发现,2018年、2019年分别为2326.8万元和1874.9万元,分别较上一年减少1005万元和451万元。此外,存货中还得委托加工物资,招股书披露这也是枸杞类原材料,2018年、2019年分别比上一年新增了2446万元和1553万元。

 

另外,在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半成品和委托代销商品中,也包含相当大一部分原材料,若按枸杞原材料占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推算,2018年、2019年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半成品、委托代销商品中,包含的枸杞原材料金额大约为2928.72万元和3392.9万元,较上一年新增了208.6万元和464.17万元。

 

总体来看,2018年、2019年存货中包含的枸杞原材料较上一年共新增了1649.9万元和1566万元,这一结果显然与理论上应该新增的333.62万元和437.18万元不符,分别相差1316万元和1128万元。那么,存货中多出的这1000多万元异常金额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免责声明:[富凯ipo财经]原创文章,转载必究。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内容侵权请联系。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