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凯IPO财经]

富凯IPO财经
生产有价值,有深度内容。
富凯IPO财经-ipo研报,科创板最新动态,股市动态。

关联方占款、通过个人账户结算,一身漏洞的泽宇智能,是如何通过华泰联合证券验收的?

更新时间:2021-06-09 23:38点击:来源:富凯IPO财经作者:宋旭光

富凯IPO财经解读公司第644期,本期关注江苏泽宇智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宇智能”)。
内容:宋旭光
排版:孙   恒
江苏泽宇智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电力信息化业务,根据实际需求,为发电厂、供电公司、变电站、配电房等客户打造电力信息通信系统,主要包括电力通信网络、调度数据网、信息管理网、无线核心网等子系统,业务涵盖咨询设计、方案论证、软硬件采购调试、系统集成、施工运维等环节。泽宇智能拟募集资金5.72亿元,其中3.7亿元用于智能电网综合服务能力提升建设项目、0.73亿元用于技术研究院建设项目、0.29亿元用于信息化管理系统建设项目,另外1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项目。此次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保荐代表人谢明明,吴韡。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泽宇智能招股书
富凯IPO财经注意到,上述募投项目中立项备案、环评批复、不动产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均为同一套文件。资料显示,《通港闸行审环许[2020]17号》文件发现,这份于2020年4月16日批复的文件对应项目名称为《江苏泽宇智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江苏泽宇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江苏泽宇电力设计有限公司年产21000台/套监测装置及智能电网综合集成项目》(下称获批项目),与本次三个募投项目名称均不一致。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南通市人名政府官网
环评文件显示,“该项目拟购置三维模拟数据流分析测试等软件开发平台、网络安全监测系统等研发设备、ERP等信息化设备5093台/套。而根据招股书,募投的三个项目分别拟购置设备3802台/套、1079台/套和212台/套,合计数量亦为5093台/套。”从这个角度来看,获批项目与募投项目似乎又是同一个。
但值得注意的是,环评文件中显示的获批项目总投为10亿元,而招股书显示,剔除补充营运资金的1亿元,本次募投的三个项目总投仅为4.72亿元,若两者为同一个项目,中间相差的5.28亿元是否合理?
除了上述问题外董事长张剑女士履历也存在疑问,招股书显示“张剑女士,1967年9月出生,中国国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1984年9月至1985年10月,任南通市规划设计院测量队技术员;1985年10月至2005年6月,任南通市城市建设档案馆助理馆员、馆员、副馆长;2005年8月至2011年11月,任润源宇执行董事;2011年11月至2018年12月,任泽宇有限执行董事;2018年12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
富凯IPO财经通过企查查查询显示,南通市规划设计院成立于1989年8月,但是泽宇智能董事长张剑女士1984年已经入职南通市规划设计院并担任测量对技术员,这是否符合逻辑?华泰联合证券·保荐代表人谢明明,吴韡是否进行审查?
制图:富凯IPO财经 来源:企查查
招股书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为张剑,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张剑直接持有公司7,359.00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为74.33%;通过沁德投资间接持有公司93.58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为0.95%,合计持有公司股权比例为75.28%。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张剑、夏耿耿,二人为夫妻关系。”让富凯IPO财经惊讶的在二人管控下的公司却出现“财务人员个人卡作为公司现金卡、实控人占用公司资金、通过向供应商付款,将款项用于支付员工薪酬等”资金体外循环事项发生。
上会稿第1-1-362页显示”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款项主要在报告期外形成,截至2017年1月1日,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款项余额为1,954.80万元,2017年1月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增加400.00万元,即报告期前(截至2017年1月31日)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款项合计2,354.80万元。除上述实际控制人占用的该部分资金外,报告期外实际控制人向西沃里(原为泽宇工程子公司,2017年11月,发行人收购泽宇工程时并入发行人,后2017年12月对外转出)借款400.00万元。实际控制人于2017年12月将上述资金占用款2,354.80万元均归还公司。报告期内,发行人未再发生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形。实际控制人上述资金占用背景及原因主要是为其子女在上海购置新房进行临时性资金周转。2017年4月10日,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为其子女在上海购置一套房产,价值3,481.69万元,相关购房资金由实际控制人汇给其子夏泽宇,再由夏泽宇实际支付购房款。“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泽宇智能招股书
而在首份招股书显示,2017年12月,张剑将上述占用资金2354.8万元全部归还公司,并参照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息计提利息149.13万元,于2019年12月归还该部分利息。
更诡异的操作还在后面,为了把这个“窟窿”堵上。泽宇智能在2017年9月、11月先后进行两次分红,合计金额为2186.43万元。而张剑持有公司75.28%的股权是最大的受益者。泽宇智能在首轮问询回复中表示,公司实控人由于增资、偿还占用发行人资金以及家庭购房等事项,短期资金需求较大,因此在2017年9月、2017年11月进行了两次分红。
在两位实控人公司治理下还出现“将财务人员个人银行卡作为公司现金卡管理的情况”。上会稿招股书第1-1-359显示,“公司未设现金库,为了方便员工报销以及出差备用金随时支取,报告期前2017年1-4月,发行人存在使用1张员工个人银行账户作为公司现金账户进行管理的情形,相关个人卡已于2017年4月注销。”泽宇智能将1个员工个人银行账户作为公司现金账户进行管理,资金流入流出金额达数百万元。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泽宇智能招股书 
泽宇智能除了敢用个人银卡资金体外循环,还存在通过向供应商付款,将款项用于支付员工薪酬和费用的现象,并通过该方式共计汇出资金2667.94万元。对于资金体外循环泽宇智能表示已在财务上进行追溯调整处理,补缴了该事项涉及的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及增值税。很难想想泽宇智能关联方占款、通过个人账户结算,一身漏洞竟然通过华泰联合证券验收,那么保荐代表人谢明明,吴韡,是否真的尽到相关核查义务?
免责声明:本文为,[富凯ipo财经]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转载必究。本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三方机构公开信息、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富凯IPO财经】原创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文内容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富凯IPO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如内容侵权请联系小编。
官方微信公众号